据悉,许多学生表示,不断增加的校园枪击案让他们感到危机四伏。奥德里奇称,在学校中,她需要的不是枪击事故演练而是更多的安全感。她说,在帕克兰枪校园枪击案中逝去的年轻人们生命就此中断,他们本来可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。

据科利的密友、西米谷市前警探本德透露,前者被释放后与执法人员讨论过证据收集问题,也见了一些坚称自己无罪的囚犯的父母。近30年来,对案件感到困惑的本德一直在为科利获释而努力。